扒一扒《罗生门》里那些故事

百家汽车网 2019-10-14

小编斯人·阿茬,从今日起开始与各位茬子们见面,近日阿茬闲来无事翻看了一些老电影,其中有一部叫做《罗生门》,近日阿茬就跟大家唠唠这《罗生门》里的那些事儿:

扒一扒《罗生门》里那些故事

1950年8月25日,一部改编自日本近代着名作家芥川龙之介所着短篇小说《竹林中》的电影在日本上映

这部电影上映后便在欧洲引起了轰动,并获1951年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金狮奖和第23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被誉为“有史以来最有价值的10部影片”之一。

他就是着名导演黑泽明的惊世之作《罗生门》。


千百年来,世事 皆是如此,

或啼笑皆非,或惊叹不已,

或令人倍感唏嘘······大多书中记载之事往往透着作者个人臆想的言之凿凿。

而古时之事,阿茬爱的就是最不哗众取宠的俗世奇闻~

《罗生门》中讲述的故事发生在12世纪的日本,简单来讲就是时为日本京都的平安京发生了一件轰动社会的新闻,一个叫金泽武弘的武士被人杀害在丛林里。作为证人的樵夫、强盗多襄丸、死者的妻子真砂、还有借死者的魂来做证的女巫都被招到纠察使署,但他们怀着各自利己的目的,竭力维护自己、美化自己,提供了使得事件的真相各不相同的证词。

片中的樵夫不肯承认自己从死人身上拔下短刀据为己有的残忍和贪婪;强盗不肯承认自己胆怯并在“决斗”中失手丢剑;就连死去的武士也不肯承认自己软弱,输给强盗,谎称自尽;而女人不愿承认自己的背叛与狠毒。

人,就像是面具下生存的小丑,欲盖弥彰,掩饰隐藏,他们不肯对自己真诚,不肯用不加虚饰的词藻承认自己的罪行,那真相就像承认自己是猪一样难宣于口。

整部剧的描述手法颇为令人玩味,现今看来黑白的影片却真实深刻的表述了人性的多变与复杂,死亡与贫穷使人性暴露在阳光下,人的可悲与渺小,因社会环境的影响而向难以想象的方向发展~人们深藏罪恶与可耻的虚荣,让真相变得混沌不堪、扑朔迷离,人们的自私让真诚与真相变得不值一钱。

就在故事的最后,人们不断争吵,慨叹人心叵测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婴儿的哭声。他们找去,看到了一个被遗弃的婴儿。那个以“人人都在作恶,我也不妨作恶”为人生哲理的汉子上去把婴儿的衣服剥了下来,樵夫骂他是恶鬼,他却申辩说:“生了孩子又把他丢掉的人那才是恶鬼!”又拿偷拿了尸体上短刀的行为来diss樵夫,樵夫哑口无言只得抱起婴儿,准备带回家养,他对和尚说:“我已经有6个孩子,再添一个也不过一样的辛苦。”和尚感动地说:“多亏了你,我可以继续相信人了······”

扒一扒《罗生门》里那些故事

影片《罗生门》片段

扒一扒《罗生门》里那些故事

影片《罗生门》片段

这样的安排无疑是为黑暗而扭曲的人性带来了最后一丝希望,可造成此番景象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想要究其原因我们先扒一扒“罗生门”的由来,

据说日本京都的皇城向南延伸有一条朱雀大道,

朱雀大道的南端有一座城门就叫做“罗城门”,慢慢的“罗城门”就被人们叫成了“罗生门”

作为宇宙第一大野心家的大日本帝国,它野心的初史可追溯到794年到1868年,

一千多年前的日本京都,当时的名字还叫做平安京。

扒一扒《罗生门》里那些故事

时日本京都平安京地图

扒一扒《罗生门》里那些故事

时唐长安城图

扒一扒《罗生门》里那些故事

时东都洛阳城图

大内里、东市、西市、朱雀大街、朱雀门……这些名字听着耳熟不?

没错,平安京就是仿我长安和洛阳所建!

天真的大日本天皇忠诚的臣民们原本打算以朱雀大街一路向南延伸,分左右两城:右京仿长安城,左京仿洛阳城。谁知道半吊子风水师学艺不精,原本想要作为右京的地方沼泽连片,蛇鼠众多,不益居住。结果,“长安”基本弃置,“洛阳”发展起来,后便多将京都称为“洛阳”。

而这传说中的罗生门便处在这“长安”右京部分,资料显示,因当时日本常年战乱,尸横遍野。许多无名死尸,被拖到城楼丢弃,又因城门年久失修,颓败不堪,继而显得异常荒凉阴森。年积月久,这座城门在人们心中阴森恐怖、鬼魅聚居的印象变得根深蒂固。

从那时起,“罗生门”便成了通向地狱的罪恶之门。

扒一扒《罗生门》里那些故事

电影《罗生门》场景

究其历史背景,时至大正五年(1916年)前后,资本主义高速蓬勃发展的背景下。日本变成了一个天灾人祸横行的乱世,社会动荡,经济萧条,民不聊生,那就一个惨绝人寰,就连京都都格外的荒凉。善、恶、虚、实所有的一切都被扩大化、绝对化、孤立化,人与人之间相互疏远、陌生、防备、对抗,没有任何人性与真诚,丢弃的女尸生前“吃”官兵,老妪“吃”女尸,家奴“吃”老妪,人人都在“吃人”,人人又都在被“吃”,完全是一幅人间惨剧的凄惨画面。

《罗生门》从小说到影片通过事实给予灵魂最深刻的拷问,通过死亡理解自己的灵魂,讲述赋予死亡本身更深刻的哲理内涵,这个世界本无善恶,更无对错。阿茬爱极了这种赤裸的批判,直白的揭露,像是直照人心的镜子,将不堪丑陋和罪恶曝露在人前,让人不敢直面自己的灵魂,或羞愧难挡,或不屑一顾~,

对于我们来说日本人无疑是残忍的,回顾历史简直残忍到可怕,但日本人却又足够诚实,其实弄清真相并不重要,如何扬弃人性中de恶,迎向光明的未来才是人们最该思考的问题。

在原着日本近代着名作家芥川龙之介所着短篇小说《竹林中》里日暮时分,天空下着雨,落魄的家将刚刚被主人赶出门,他有些茫然有些不知所措,他蹲在罗生门下等待着雨停,像是挣扎在死亡边缘的困兽不知所措,生存和毁灭,这是一个困扰们已久的问题:生存,便是去做强盗;毁灭,被饿死的忧虑像死神伸出的双手在拼命召唤。

活着与良知正在相互撕咬。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择?

请记住这样一段话“罪行之后,没有一个人能保持原貌,那些伤疤太深,并将永存”